静尘君

画不好看,文也不好看的咸鱼······

【夜澜】网(1)

狠毒的『小』面面注意

自设很多, 没有前世纠缠,两个人只在现代好好谈恋爱(⑉°з°)-♡

家里没网,乘着出来蹭网赶紧发完……

――――――――――――

1

赵云澜初中有一阵儿特别叛逆,成天和人约架。入伏的天还翘课和外面的混混打。

有一回两拨人打得急了眼,带头的一个突然抽出刀来乱挥,"嘶――”一声赵云澜大腿上的血就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他一下站不住就坐地上了,那个人狞笑着把刀往赵云澜脖子上架,雪白雪白的刀刃眼看就要取下一条命,突然“咣当”摔在地上。

抬眼一看,刚才气势汹汹的人现在眼斜嘴歪,活像是抽筋抽疯了。赵云澜愣愣的摸着脖子,庆幸着这条捡来的命。剩下的混混顿时群龙无首,慌张地把他们突然抽筋的老大抬走。

人群撤去后露出一个白头发、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因为太小了,之前居然被挡得谁都没发现他。赵云澜冲他招手的时候他正面无表情地把一根长过食指的细针收进盒里,一看见刚才那个大哥哥叫自己,马上笑着跑过去抱住赵云澜的手臂,眨巴着眼睛看他。
赵云澜盯着小男孩好一会儿,开口。

“你弄的他?”

“他伤了你,所以他是个智障。”

赵云澜哈哈大笑“好小子!不过智障可不是这么论的,智障说的是智力有问题的人,小孩子家家别随便骂脏字,啊。”

小男孩也笑了笑“没关系,过不了多久他就算是了。”

赵云澜愣了一下,抽手,强忍着痛跑回了家。过了两天,他得到消息,那天打他的混混回去就变得神志不清,前天他们在湖里发现了他的尸体,都泡肿了。

赵云澜听到这事是在课间,当下他不顾老师的怒吼就跑出校门,果然看见上次那个小孩正站在门外。对方也看见了赵云澜,于是颠颠地跑过来拽住他的裤脚冲他笑。

“你是不是把他杀了。”十四岁的赵云澜声音都在颤抖,他俯视着男孩,冷冷的问。

没想到刚才还笑着的小男孩眼里瞬间蒙了一层水雾,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像盈了月的宝玉。

“大哥哥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人、是不是你杀的。”

小孩像是再也受不住委屈,哇的一声哭出来。“大哥哥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杀他 ,明明是他的手下把他推下去的为什么要怪我……我扎他也是因为他要杀你啊,他,他本来就该死!呜……”

赵云澜一听人不是小孩杀的顿时就手足无措了,只好掏出一根棒棒糖来哄他。

“小朋友对不起,是哥哥错了,哥哥坏。给你吃糖,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啊?”

“……好。”小男孩红着眼睛接过棒棒糖,看了一会儿,突然递回给赵云澜。

“怎么了?”

“这块不甜。”

赵云澜有点懵,这不都一样吗?

“这块不甜。”

小男孩重复了一遍,眼角又开始泛红。赵云澜赶忙接过来“唉唉唉你别,别哭啊,那你想要哪块?”

“这块。”小男孩指着赵云澜嘴上叼着的糖。
“就这块。”

赵云澜忍不住笑“不愧是小孩子啊,别人家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

――于是他这下算是彻底翘了课陪小孩在河边散步,白头发的小男孩叼着从赵云澜嘴里要来的棒棒糖乖乖在后面跟着。

“哎,那什么,你名字是啥啊,我还不知道呢。”

“沈面。”

“那面面啊,能告诉哥哥你为什么要救我吗?”赵云澜放松下来就忍不住犯贱,捏着人家白白嫩嫩的小脸笑得像个流氓。

“我不叫面面……因为大哥哥你长的好看。”沈面嘟着嘴,一张脸像面筋一样被赵云澜拉扁。

赵云澜一琢磨,心想这小孩还挺有眼光的。暗地里嘿嘿一乐,面上接着问“面面,你那根针里装的是什么药啊,不管怎样以后不要用了好不好?”

“我不叫面面……这里面装的是我家柜子里的药。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

“那面面我们拉勾勾好吗?”

“我不叫……算了。”沈面伸出小手和赵云澜握在一起。心里也许在嘲笑赵云澜的一无所知。

事实上赵云澜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比如沈面不是偶然出现在争斗现场的,他已经跟踪赵云澜六个多月了。比如沈面的那根针是他自己用最阴险的毒药萃取出来的,能中断人的中枢神经。比如那个杀人的是被沈面怂恿才把老大推下水的。再比如……沈面想要的根本不是那颗糖,而是赵云澜口中的温暖。

而沈面知道,赵云澜不会一辈子都被蒙在鼓里,所以他得慢慢等到时机成熟了才能出击。



评论 ( 7 )
热度 ( 74 )

© 静尘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