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尘君

画不好看,文也不好看的咸鱼······

【莫萨】酒馆


甜腻甜腻的一发完

――――――――――――

萨列里沉默着站在宫殿的角落。莫扎特又从某位淑女手上讨来一口甜酒或一个香吻,轻盈的像清晨舔舐露水的小鹿。

萨列里觉得布满水晶和黄金的大厅有点过分的耀眼了,他撇撇嘴眯了眯眼。没想到那个到处蹦哒的小天才连这样细微的细节都没放过,一脸惊喜地冲他跑来(期间还撞散了两对儿跳舞的鸳鸯)萨列里有些惊慌,下意识退后两步正好就靠上了钢琴,无路可逃。他只有绝望的对上莫扎特眼里的星星还有那身花哨的礼服――哦,那些东西真是,不端庄的过分了。不端庄的莫扎特冲过来完全不顾礼节的握住了萨列里的手,两只手。

“大师您不过来一起喝酒吗?”心里面莫扎特觉得刚才那个很不大师的撇嘴让大师看上去很像一只受委屈的大兔子(他好想直接告诉大师哦)现实中他甚至把萨列里压上了钢琴盖,膝盖无意识挤进了萨列里被长裤包裹的双腿间,于是萨列里更慌了。

“不、哦……先生,请您更讲究礼仪一些,这里可是宫廷!”

“那么您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宫廷我就可以和您做的更亲密了?”莫扎特显然热情极了,而且还抓住了一些奇妙的关注点。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哦我的上帝啊,请您先从我的身上下去好吗,人们都看着呢。”

莫扎特盯着偏过头去半垂眼帘的萨列里觉得真是有意思极了。瞧!他还在发抖呢。

“您为什么要怕我啊……”莫扎特不情不愿地爬下去,继续盯着大师泛水的眼睛。殊不知萨列里的内心几乎在咆哮,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个才华洋溢的疯子有任何接触(相信我,大师在说谎)

“请呆在您的位置上,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这倒是萨列里的真心话,可是莫扎特一点都不买账。散发金光的小天才自顾自的发出邀请“既然不能在这里,那么我们去酒馆吧!我想看您喝醉的样子!”

“什么?”意大利人吓出了母语,无措的看向皇帝的位置。

“我的好大师,”莫扎特软声软气的对着大师撒娇“我们现在溜出去皇帝不会在意的,我还有几篇新谱子想让您听听呢。而且――”莫扎特拿出了必杀技“我们现在出去还来得及去门口那家甜点店呢,他家刚出了新品的。”

萨列里无暇顾及莫扎特是怎么打听到他喜欢吃甜食的,他只是彻底招架不住了。

“……好吧,请您带路。”

其实很容易就能想到萨列里一点都不喜欢酒馆,毕竟一个时时刻刻带着领花(或许还有小刀)的人你很难把他和小酒馆联系在一起。

但是这确实发生了,一身礼服的乐师长端着蛋糕坐在吧台,手里还捧着廉价的红酒。

说实话让大师喝这种酒真是难为他了,他根本咽都咽不下去――可他还是醉了。昏暗的灯光,悠扬的乐章。会发光的小天才弹起破烂的钢琴,旋律串成澄澈的河流灌满酒馆。萨列里顺着台阶一级级升到天国,又被莫扎特牵着手躲进繁茂的花园――玫瑰、蔷薇、鸢尾花。

“您觉得怎么样?”奏出奇迹的天才又活力十足的蹦到他身边。

简直是旷世神作!我从未见过这么完美的音乐――

“还不错,但是后半段未免太轻佻了。”

“啊、原来您不喜欢啊……”莫扎特一下子泄了气,软乎乎的趴在桌子上。

萨列里不知所措起来,最后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向那头棕毛,揉一揉。

“没有,我很喜欢。”

“真的?”

莫扎特“蹭”地撑起身子给了萨列里一个熊抱。把他的大师吓了一跳。

“嗯……”

“哦我真是太爱您了!我就知道您会喜欢我的!我也喜欢您!”

说着莫扎特给萨列里一个热情十足的亲吻,亲走了大师嘴边甜腻腻的一块奶油。然后眼见着萨列里大师的脸慢慢染上绯红,最后低下头小声的说“嗯,我也喜欢您。”

――――――――――

因为急用钱就去约稿的小说网站看了一下……被吓回来了,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捂脸)真心觉得lofter的大家都是小天使!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静尘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