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尘君

画不好看,文也不好看的咸鱼······

回忆穿起的故事

写在前面……

cp为阿尔弗雷德×亚瑟柯克兰

这是和友人 @Daisy 一起的圣诞联合,故事如标题所示,一颗有点清淡的水果糖。――圣诞快乐!

――――――――――――――――――――――――

  圣诞前夕,纽约本就璀璨的灯火更是彻夜不灭。往来的人们都抱着大包小包的纸袋准备回家过节。这是他们一年中最欢快的时刻了,家人齐聚在室内,打开电视听着窗外风雪肆虐,热闹的氛围能一直持续过圣诞夜。

  阿尔弗雷德也很愿意和小孩子们一起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因为这让他有了理由在平安夜开上一个纵情狂欢的Party。很多政府高层都会来参加,这几乎已经成了美利坚合众国一个隐而不露的小传统。

  他的外星朋友Tony曾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人们要为一个传说中的日子庆祝,但每次Party TA都会欣然参加。用Tony的原话说大概是“地球人的小蛋糕非常奇妙,我认为有带回母星研究的必要,嗯。”

  一般来说平安夜第二天早上,阿尔弗雷德从游戏手柄上爬起来后,总能第一眼看到亚瑟·柯克兰先生在昨晚寄到的信。清晨的阳光把窗台上的信封照的发亮,而大红的火漆看上去竟有一种优雅的从容。

  信的内容并没什么太大新意,不过是照例的节日祝福和几句问候。只是在大家都用短信群发这些话的时候,亚瑟·柯克兰那份流畅的花体字自然就显得很特别。

本来往年这个时候他应该舒舒服服的待在家里准备Party。但是――阿尔弗雷德把自己的腿从雪坑里拔出来,该死,他怎么就没发现这儿有个坑呢?但是今年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怪路过礼品店时看到的士兵玩偶罢,可能是又翻出了亚瑟给小时候自己织的围巾罢,总之他突然不想第二天才读到亚瑟的信了,他今天就要看。

但是,但是。

他悲惨的发现自己被大雪堵在了去邮局的路上。附近只有一家小酒馆,那扇漆成深绿的门有大概四分之一都被埋进雪下。

  阿尔往里推开门,花白胡子的老板坐在柜台里随意打了个招呼就又忙着去调他的吉他弦了。

阿尔也不介意,点了杯酒之后四处打量,不自觉被店里的壁炉吸引了目光。

“真是令人怀念呢。”阿尔和老板攀谈起来。

老板看了他一眼:“我以为‘怀念’这个单词只有我这把老骨头才用得上。”

“哈哈,不至于啦。就是突然想起来以前我小的时候每年圣诞节都是围着壁炉过的――嗯,和您这个很像!”阿尔指着左边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干燥的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然后――那个人就会破例让我爬到他身上听他讲故事。”说到这儿,阿尔的眼神有点儿黯淡“但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

“他死了?”老板不知什么时候给自己也倒了杯酒,一口灌下去以后问道。

“不不,他还活着。我这次就是想去邮局取他的信来着,不过雪太大了我没法走,所以才来您这儿待会儿。”

“哦……”老板深深地叹了口气,长长的络腮胡也跟着抖动了几下。

“你害得我想起了好多事啊,本来都不愿意提的。但有什么办法呢?人老了就只剩下回忆在脑子里转来转去的。”

“您怎么了吗?”

“不过是你一提,让我想起来我小时候圣诞节也差不多是这么过的,我们的父亲还会在圣诞节给我们准备几件小礼物。那时候我才这么大点――”老人的手颤巍巍的在空中比划“我父亲于是就让我爬到他身上玩,我还揪过他的头发。后来我想做音乐,他坚决不让,我就离家出走了。算到今天足足有五六十年了吧,我也记不清。不过听说他三十年前就去世了。”

“啊……我很抱歉。”

“没什么事,都过去了。”老人挥了挥手“我只是很后悔以前为什么不肯回去看看他,不然也不至于临死前也没见他一面。老头子长的什么样子我都快记不清了,他墓前头那张照片我看着可真陌生啊……”已是暮年的人说到这里却哭的那么伤心,那把胡子一抽一抽的。昏黄的火焰还在跳动,老人的面容也随着忽隐忽现。两个人,一个小伙子,一个老头子,无声的对坐。

“谢谢您。”阿尔探过去抱了抱老人“我以后还会来的。”

“不等雪停下再走吗。”

“嗯,等不急了,我想去找他。”阿尔挥了下帽子,跳下长椅。

“那保重。”

“保重。”

阿尔弗雷德拉开吱呀的木门,走进雪地。






















每年圣诞都这么冷啊……亚瑟紧了紧自己的大衣。他身后是琳琅满目的摆满商品的玻璃橱窗,这里整条街都是这样摆设的,放眼望去金光绚烂好像去往天堂的路。亚瑟一路沿着橱窗往回走,顺便拒绝了冲他发来邀请的小姑娘。街上热闹得除了偶尔的尖叫外什么也听不到,亚瑟只能冲着对面做口型:

“我就不去了,祝你玩得开心!”

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听罢撇撇嘴,冲柯克兰先生做了个鬼脸。

“又不去了啊你这个老爷爷,接住!”

亚瑟眨眨眼,对面扔过来了一盒包装精美的司康饼,上面还印着“圣诞快乐,亚瑟·柯克兰先生”好吧,他得承认,这个礼物还挺对他胃口的。

然而事实上,亚瑟想起来,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过圣诞节了。并不是因为他不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恰恰相反,他和圣诞老人还是很要好的朋友。他甚至帮忙照看过对方的麋鹿。只是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这个节就过不成。

亚瑟抬起头看着广场中心高大的圣诞树,想起原来他每年都会给小阿尔织一条围巾,偷偷挂在这棵树上等阿尔摘下来,然后他就可以指着围巾说:

“这是圣诞老人送给好孩子的礼物哦,你今年是一个好孩子吗?”

而阿尔每次都非常开心的抱住亚瑟大腿,骄傲的回答:

“我当然是好孩子啦!Hero今年也很好的保护了亚蒂哦!”

――――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了啊,那个自称hero的笨蛋。

亚瑟摇摇头,最后看了一眼圣诞树。他该回去了。

“亚蒂!”远处有个人跑过来,金发,蓝眸,正穿着红色的卫衣冲他拼命的招手。

“亚蒂!”那个人整个扑上来,抱着他不停的笑。

眼泪突然涌出来,他边哭边骂道:“笨蛋,怎么穿这么点儿衣服就敢来找我!要是感冒了我才不管你……”

阿尔悄悄的说:“可是hero想你了啊。”



























――“亚蒂你看!榭寄生哎!听说圣诞节在榭寄生下面接吻的两个人可以一直在一起哦!”

“亚蒂你脸怎么突然这么红?生病了吗?真是不休息自己身体啊。”

“你闭嘴!”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静尘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