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尘君

画不好看,文也不好看的咸鱼······

记一件小事

记一件过去发生在西藏的小事。

------------------------------------------------------------

金光洒满雪山,像是谁往上磕了个鸡蛋,蛋黄被山尖扎破后顺着白色的山体缓慢流淌。

吴邪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又熬过一个夜晚。他用僵直的手指给自己点上烟,然后擦了一根火柴试图温暖冻得发硬的双手。划火柴时“啪”一声让他想起卖火柴的小女孩,于是吴邪敲敲张起灵的雕塑问道:“喂,你有会跳舞的火鸡没有?”说完他又背靠上雕塑自言自语:“不,你当然没有火鸡。你只有鸡|巴。那玩意儿我也有,没什么稀奇的。”

过不一会儿,吴邪从兜里掏出几张布满杂乱符号和字迹的草稿纸烧起来。温暖的橙色火光和不远处初生的太阳融为一体,他愣怔看着那团火,浑身像坠入冰窟那么冷。我这是要死了吧?吴邪感到一种解脱。一切洁白而寂静,陪伴他的只有身边这尊冷冰冰的石头塑像。

窸窣的脚步声传来,吴邪抬头看到一张和自己八分相像的脸沐浴在金光中。

“是你。”

“是我。”张海客应了一句,弯腰架起吴邪往屋里走。一看到他又缩在雕像旁边张海客就猜到这个神经病肯定在外面冻了一宿。

“哎,”走着走着吴邪叼着烟含糊不清的说:“我有点累。”

张海客驾着吴邪沉默了许久。终于,他说:“你死可以,但绝对不能累。”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静尘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