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尘君

画不好看,文也不好看的咸鱼······

弟控没救了【2】伏德(年下伪骨科)

美国的混混只要没枪就比英国的要好对付一些。德拉科乐了,原来都只有他找别人麻烦的份,一穿上西装别人就以为他是只乖巧小肥羊了。

“伙计,你的纹身可真难看。”德拉科拽开领带给了对方一拳,两个人即刻扭打起来。德拉科一直往后退,最后撑着围墙,“刷”的翻了过去。还在另一边贱兮兮的喊“打劫也得有点真本事!你个蠢货。”

他大口喘着气跑到马路,拦下出租“去华尔街,先生。”

坐在车里他赶紧拍拍新买的西装,沾了点灰,不过还是笔直挺拔的样子。

这衣服给弟弟正合适,明明是小孩却总板着端正的姿态,小时候去玩都要穿戴整齐才肯出门。德拉科想着,闭上眼睛。

其实细想想汤姆有很多不寻常的地方,远不止外表仪态这种小事。比...

2019-01-23

年末法扎

新年快乐呀大家。


以前我以为法扎的官摄就超级好看了,直到我看了现场才知道我真的太天真了(‖´_ゝ`)


怪不得人家是要现场演的哦,舞台的整体效果和照出来的真的差很多,所有的舞台和灯光配合起来的时候整个剧场就像一场梦一样!超级漂亮的!


末场莫爹航班小米都唱了好多拉花,好好听www小米的睡玫瑰唱的超用力,嘶吼的那种力量感真的好震撼啊!老航班一出场大家就开始尖叫,刚开口那个低音炮呀……全场都倒吸了一口气,他怎么能那么苏呢!!!我见到真人了,超级超级超级帅!真的!照片不能表现他的十分之一帅气!


莫爹依旧撑起摇滚二字,开嗓惊艳,又稳又狠。


好像康康和阿洛伊希亚都不...

2019-01-01

弟控没救了[1](年下伪骨科)

cp是伏德

ooc是本人(我就是想看小狼狗嘛::>_<::)

伏地魔轻度黑化

德拉科弟控

下一章小汤就长大啦!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

――――――――――――――――

汤姆被抱过来的时候还只有一小团,两颊被发热折磨出绽放的玫瑰,眼睛却早早显示出要质疑整个世界的异常的明亮。

“您瞧着他,像随时都要死了似的。”德拉科那时候正换牙,冲着汤姆吐舌头时那两颗缺了的门牙就格外显眼。

纳西莎于是抱起被高烧折磨的婴儿,小声斥责德拉科:“别对你的新弟弟那么糟糕,你们该好好相处的。”然后就是对着汤姆轻柔的喃喃:“哦,可怜的小家伙,但愿你能挺过去。那个孤儿院真是可怕的很,你妈妈怎么肯把...

2018-10-20

【莫萨】酒馆


甜腻甜腻的一发完

――――――――――――

萨列里沉默着站在宫殿的角落。莫扎特又从某位淑女手上讨来一口甜酒或一个香吻,轻盈的像清晨舔舐露水的小鹿。

萨列里觉得布满水晶和黄金的大厅有点过分的耀眼了,他撇撇嘴眯了眯眼。没想到那个到处蹦哒的小天才连这样细微的细节都没放过,一脸惊喜地冲他跑来(期间还撞散了两对儿跳舞的鸳鸯)萨列里有些惊慌,下意识退后两步正好就靠上了钢琴,无路可逃。他只有绝望的对上莫扎特眼里的星星还有那身花哨的礼服――哦,那些东西真是,不端庄的过分了。不端庄的莫扎特冲过来完全不顾礼节的握住了萨列里的手,两只手。

“大师您不过来一起喝酒吗?”心里面莫扎特觉得刚才那个很不大师的撇嘴让...

2018-09-11

青涩与决绝

【10】
德拉科从前并不确切知道伏地魔那变态的愿望――他想掌控所有人。这是伏地魔亲口告诉他的,话语里的兴奋让他觉得格林德沃的理想真是正义又伟大。

“那么,如果有人反抗你呢?”德拉科很小心地发问。

“哈,我的男孩儿,你告诉我,我会怎么对他们呢?”不知道是不是德拉科的错觉,伏地魔最近似乎非常喜欢笑,一边笑一边盯着他,盯得他发毛。

“我不知道,或许是、杀了他?”

“你猜对了一半。”伏地魔接着说:“我会剥了他的皮。”

德拉科瞬间冷汗涔涔,仿佛哭泣的桃金娘穿过了他的身体。

――

置于伏地魔手下的马尔福庄园曾经只有马尔福一家及几只家养小精灵,现在则住着所有最忠诚,最邪恶的食死徒。德拉科的父亲―...

2018-06-24

穿越时空的互怼【纽特×德拉科】

cp注意

《神奇动物在哪里》纽特×德拉科

前提

这本来是准备和好朋友一起写的all德拉科文中我瞎写的一个片段,但是后来朋友说:“坑了它吧,我们不写了。”T_T

不过我觉的这个cp意外的挺有意思(冷),于是就把它放上来了。所以――没有后续哦😭

――分割线谢谢(*°∀°)=3――

近在咫尺的金色飞贼炫耀似的闪着光,德拉科得意的瞟了哈利一眼后向着那个金色小球伸出手去,自然是志在必得。

然而变故往往发生在一瞬间,金色飞贼忽的转了个弯,德拉科肩上一沉,摔下扫把去。余光里一只黑煤似的小东西一下抱住了金色飞贼掠过他的视线。

而在旁人眼里就是德拉科在就要摔下地的时...

2018-05-14

青涩与决绝〔伏德〕

【9】

德拉科脚一软,踉跄着推开伏地魔。

头顶上一溜明亮的烛火照着他的脸,背后是沉寂的黑夜。他才意识到,今晚没有月亮,有的只是无尽的乌云遮天蔽月。

他往后退了一步,却被伏地魔抓住手腕。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伏地魔拽着德拉科走到礼堂正中,对着一众受惊的学生和兴奋的食死徒宣布新成员的加入。

德拉科看着那些人,有些他认识,有些不。礼堂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对他来说这么陌生。他的父母也在这里,他们惊讶地看着他;父亲带点得意,母亲带点担忧。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他不安的环顾四周,几乎想要不顾一切逃离这里――当然他不能。

他身边的这个依旧穿着学院袍,有着他再熟悉不过的眉眼的汤姆,可是大名鼎鼎的伏地魔...

2018-05-06
1 / 5

© 静尘君 | Powered by LOFTER